[唐毒] 雕琢

日常小脑洞,随便存一下,他俩有后续也写好了但是不一定发不发…
没话说了
就这样…

小屋子里就坐着唐惟安,大人们都早早睡了,曲无澜睡得更早,估计已经是沉入梦乡。
其实唐惟安也该早睡的,但是他偷偷爬起来,偷偷穿过卧房,溜到打造暗器的小库房。期间被师姐师兄发现过好几次,倒是都不怎么管,训斥两句就让他自己作去。
他在打银器。
小手刚刚抡得起来小些的锤子,用的还是大人们用不到的丢在一边的银料,他甚至一开始还伤了手,骗爹娘是爬山摔的。
隔得老远的卧房里安安静静,他在这边叮铃哐啷掀房顶。
结果还是做不成形,是一个巡逻师姐帮他打出来基本样子。再把两个银制小坠子给他,好奇的问上两句。
“惟安啊,你做这耳环是要送给谁?”
“我…我娘说要给未来的媳妇打最好看的首饰!”
师姐就笑笑,摸他的头,银色发簪被月亮映得闪闪发亮。
“那你可要好好找姑娘啊,她一定幸福死了,不过以后在看见你溜出来不睡觉,我就去告诉你娘。”
唐惟安就赶紧答应,不过他有了小坠子,估计不会再过来库房。

真的是很久没来,等他能打一手好的暗器再来时,那个师姐都不见了。

小惟安揣着银坠子往回跑,如果不是没带风筝出来,估计都要直接飞回去。
他靠近卧房时才轻下脚步,小心翼翼的走进屋里,没有惊动大们,没有惊动曲无澜。
他悄悄走到曲无澜旁边,看他眯着眼睛睡得很甜很甜,小肉包子脸上的肉都堆在一起,莫名其妙就心情好起来。
看了一会儿才觉到困,从怀里掏出小坠子安稳放到枕边,这才钻进被子里睡去。

曲无澜是他捡回来的。

就是小孩子精力旺盛到处跑,在问道坡山底边捡回来,就这么简单。
无澜知道自己是哪儿的人,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,他一切正常,除了身上有点伤。
唐家堡派人过去联系了一下,觉得小孩子还是养好伤在上路比较好,那边也觉得无所谓,到底也是不喜欢这个病秧子,丢了也不觉得心疼。
曲无澜已经在唐门住了进三个月,就每天跟着惟安,一开始惟安嫌他烦,后来看不见他就闹。

唐惟安这对耳环打了好几年。
耳环做好的时候,他已经是翩翩公子,从一截矮胖的竹笋拔成挺高的翠竹。曲无澜和唐惟安年年都能见面,曲无澜回五毒后拜了师习武,再没踏进父母家一步,几年过去也已是气质非凡。

小唐惟安从那夜拿到坠子开始,就自己捉摸这拿小匕首刻刻画画,后来改刻刀,竟是仔细研磨了数年。

耳环精致的不行,花纹繁杂又不乱,精细也不糙。环扣是他自己发明,牢固的很。
堡里人都在猜唐惟安这对银饰是要送给哪个师姐师妹,或者哪个外族女子,即便不是自己,也会觉得对方定是优秀过人。

唐惟安收好银饰,锁在箱底,等今年曲无澜来堡里做客。

曲无澜今年带了一队弟子,这一年来走南闯北,如今正要回家,在这儿歇脚。
唐惟安终于见到曲无澜。
他吩咐好弟子们带客去歇息,一把拽过曲无澜的手往一旁竹林走去。
曲无澜就笑笑,也不问他,也不骂他,也不甩开他的手,就跟着他过去。
小竹林遮遮掩掩,看也看不清楚,唐惟安这才鼓足勇气,从背包里掏出木盒,木盒也是他雕的,一只孔雀在上面栩栩如生。
曲无澜笑着接了,先是抬头看看唐惟安,这才发觉他耳根都红了,然后才肯打开盒子,拿出里面的东西。他着实被震惊了一下,盯着耳饰看了许久,这才欣喜的夸赞起来。
“谢谢你!!这个…这个真的太好看了!!”
他一把把盒子又塞回唐惟安手里,空出手来给自己戴上,两边都戴好了还高兴的晃晃头,最终抬起头来,看着唐惟安,抑制不住笑容似的,猛地扎到对方怀里。
唐惟安一个趔趄,靠在身后竹子上,一手拿着盒子,一手拿着无澜换下来的耳环,整个人的脖子都被环住,双手不知道放哪儿。停在半空中,十分不知所措。
无澜的手顺过唐惟安的头发,像是安抚什么大型动物,他抱得紧,抬起头来正好能碰到对方双唇。

但是他不急,偏偏侧过头去,嘴唇蹭着对方耳垂,轻轻呼出气来,一句谢谢你不肯好好说,偏要让舌尖舔过对方的脸。
他再正视着唐惟安,赶紧快速说出一句我爱你,再一垫脚尖堵住对方双唇。
唐惟安愣了,木盒子一下没拿住,掉到地上去,手倒是下意识扶住无澜的腰,试图配合他的动作。

无澜眯眯眼看他,再闭上眼,偷偷笑。

--来个tbc--

评论
热度(12)

© 周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