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先生

许先生短暂的一生

许先生三十二岁了,今天其实是他三十三岁的生日。
他现在站在小区楼上,二十二层最高楼顶天台,吹着冷风,衬衫塞在腰带里,外面大衣看起来挺厚,但是毕竟抵不住晚上的冷风。

许先生在纠结,到底要不要跳下去。

二十二层跳下去可能会摔成肉泥,他不知道血会溅多远,但是总归是不好看的。许先生有点犹豫,他靠着栏杆,点了根烟,一边又想自己站在这儿的原因。
风吹的他比较清醒,他想起来,是因为自己活的太玄幻了。

许先生平平凡凡的出生,长大,到他高中之前,都是万千孩子中普普通通的一人,他学习,玩耍,成长,过着不能再普通,不能再规矩的生活。那时候什么都不懂,觉得这样就不错了,和其他人一样恋爱工作结婚生子老去,他不追求什么别的,这样就够了。

然后他上了高中,发现自己喜欢的是男人。

许先生样貌不错,干净秀气,有姑娘悄悄关注他,有大胆的直接追求他,他毫无感觉,一一婉拒。
同班有个男孩子,高大帅气,夺人眼球,生活高调,成天只知道玩乐,女朋友一个一个换。许先生循规蹈矩了十几年,他没有勇气尝试这种生活。男同学活的这么耀眼,很顺其自然的,许先生被他吸引了。

这一场又是相当普通的高中生暗恋故事,不过许先生爱的是个男生,可是这场暗恋依旧是毫无亮点的。
男孩子最终拒绝了许先生,他喜欢尝试新奇的东西,不包括和男人做爱。

拒绝了许先生之后,他又喊上那帮所谓的兄弟,一起嘲笑许先生。

“无聊的书呆子,居然看不出来满脑子都是这种恶心的东西。”

他们这样说许先生,许先生低着头收拾东西不做声,低着头走出教室。
好像他这才意识到,不是女孩子不够优秀,是他真的对女孩子提不起兴趣。他以为就会这样要么单身孤独终老,要么能找到男友,跟家里大闹一场出去生活。

然而事实告诉他,生活好像不是他想的那么糟糕。
大三那年,他遇到了一个能够真正让他喜欢的女孩子。在这之前他谈了两位男友,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合适而分手。女孩子姓楚,是个看起来很普通很乖的小姑娘,长的不算太出众,也只不过是白白净净,看起来很舒服。

楚姑娘来自南方,性格温和柔软,跟许先生相处起来,两个人竟然意外的合拍,整日里都在上演言情戏码。许先生以为自己这就能够走上了正常的人生道路,跟过去的一切不愉悦不幸运告别。

许先生和楚姑娘从大三好到研究生毕业,已经做好决定带楚姑娘回家见父母。他们最后在学校整理物品,准备回家的事宜。

楚姑娘有天外出买些糕点,回学校的路上,被一位疲劳驾驶的司机闯红灯直直撞上,楚姑娘被撞飞好远,血殷透裙子,当场死亡。

许先生开始抑郁。

从那时候开始,他需要靠药物维持正常的思维和意识。
他回家待了一段时间,才去一开始聘用他的公司上班,再一次离开了故乡小城,去了经济繁荣大城市。
忙于工作让他时常无心思考太多别的东西,工作残酷的把他和过去剥开,药物让他的精神偶有恍惚,他决定断掉药物。

但是他发现了一件事情,没有别的女孩子能够吸引他,他仿佛每见到一位女士,都习惯性的把对方和楚姑娘相比,但实际上他自己对楚姑娘的印象也已经不再清晰。
他在单位工作了三年多,能够在城里租下一套小公寓,三年内他没有恋爱,没有喜欢的人,偶尔被追求,都拒绝了。但是他隔三差五会去市中心的一家gay吧。

他在那里认识了一个大学生,二十出头,在那里做鸭。
他们认识了小半年,大学生学的法律,是个很有前途的职业,但是家庭条件和天生的性向暗暗撺掇他来做这行。大学生也姓楚,许先生喊他小楚。他很久没有和除了许先生之外的人上床了。

许先生对小楚有好感,但是他不敢猜小楚是怎么看他。许先生断了药,精神状况正常了许多。他知道小楚认识他一段时间之后,再也不和别的男人上床了,许先生有时约他出来,就算不上床,仅仅是约会,也会给小楚打钱。

小楚其实很受欢迎,本就条件好,又很会说话,他上了大学起就在这里工作,两三年结识了不少人。认识许先生之后,有的人再睡不到小楚,难免动了歪心思。
小楚被人下了药,其实被强暴对小楚身体上的伤害并不太大,他毕竟有了很久的经验,可是他染了病。强暴他的人没有做任何保护措施。

小楚不告诉许先生,许先生最后仅仅看到了小楚的尸体。

许先生又开始吃药。

他回了一趟家,小城多少发展了起来,家里人算是幸福,许先生苦笑,说女友已经同居了,这两天身体不好,不能一起回来。
回小城住了两三天,许先生就回去了。家里衣柜,其实还放着小楚的一两件t恤。

许先生这时候已经三十二岁了,工作稳定,资薪日益增长,只不过还是偶尔吃药。

家里人国庆的时候外出旅游,说是要体验一把自驾游,找好了风景名胜,旅游路线,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坐上车奔向旅游地。结果除了许先生,其余的全都从山间公路拐弯角坠了下去,无一生还。

许先生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正在单位里准备回公寓。
他先是愣住,在同事担心的目光下问了一句老套的话,真的吗。

真的……

许先生点点头,说他知道了。
那天晚上许先生回了公寓就摊在沙发上,抽完了三包烟,整个房间烟雾缭绕,烟头从烟灰缸里溢出来,他仰在那里一口一口抽,一不留神就泪流了满面,无声颤抖。

第二天许先生照常去工作,单位里没有人敢同他搭话,他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依旧带着笑和人交流。

他强制性给自己停了药。

许先生以为自己克制一下就能够完全好起来,可是不是。
家人事故一个多月以后,许先生彻底控制不住了,他走上公寓的二十二层天台。上楼的时候他还在犹豫,要不要给自己过一个三十三岁生日。

他站在天台回顾了自己的前半生,风就一直吹着,从楼上摔下去的惨状一直在他脑海里重复,他转身,回到了楼里。

许先生下楼,又回到自己的小公寓,他给自己煮了份面条,竟然还抱着长寿面的念头煮给自己,收拾碗筷的时候,他看着水从手臂上流到瓷盘上,转身打开了家里的煤气。

许先生甚至能够听到气体一丝丝外泄的声音。他觉的这样死可能比摔下去好看一点。
他早早上了床,打算就这么安然结束自己的一生。

十一点多的时候,许先生听到外面客厅有不该出现的声音。他穿上拖鞋出去,手机电光照亮了来人的身影,多半是个入室盗窃的贼,许先生觉得已经无所谓了,他大胆的开口同那个人搭话,不畏惧那人手里的尖刀,一步一步朝那个人走过去。

走进了许先生才看清了那个人的容貌,是他高中时喜欢的男孩子,或许那种只知道玩乐的人,真的只能风光那么几年而已。

许先生突然笑了起来,他知道那个人肯定是认不出自己,他一边笑一边朝对方走去,越来越近。
那人好像疯了一般,尖叫着将刀刺进了许先生身体里,许先生踉跄着倒下。

不知道楚姑娘被车撞的时候是不是这么疼。不知道小楚最后在医院里被病痛折磨是不是这么疼。不知道家人从山上坠下是不是这么疼。

许先生倒在地上,他能感受到捅他的人疯了一般开始翻箱倒柜找东西。他撑起最后一点力气,看到墙角的一把破旧的打火机。
是他那晚抽烟时,估计不清醒了随手扔的。

许先生够过来,颤抖着手,心里想着这样死,也不是很好看。

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,按下打火机开关。

一瞬间,火光冲天。

END

突如其来的脑洞,还挺顺畅来着……

评论
热度(6)
  1. 白衣卿相周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相当的six了

© 周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