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尘

好几个月前的脑洞好几个月前写完了但是刚刚才想起来,随便发发存个档。
耽美,没有逻辑,bug一堆。
自己图个开心。

鹤妖修为九百九十六年,差四年就修成千年老妖了,千年老妖差不多相当于妖界VIP,谁都想当千年老妖,但是千年大劫不是谁都能过的。

过了就代表着长生不老修为翻倍,不过就过不了了。

他早些年还记得自己是妖,净干些妖干的事儿,后来过去了几百年,自己也觉得乏味了,毫无意义还不利于自己成为VIP,想想决定跑到山林里面,像个人类似的安安稳稳过起日子来。整日种花养草,遛鸟逗鱼,紧挨着一个千年老树妖的家盖起了房子,老树妖早早渡了劫,鹤妖天天喊他老头儿,其实他看起来也不过三十有余。

像他们这种活了上百年的东西,最后往往是会觉得无聊,鹤妖开始回忆往事,回忆的津津有味,其实不过数十年如一日,游荡人间看别人家生离死别,辞旧迎新。

树妖嘲笑他闲的发疯,反倒被他赖上了,整日没事儿就让树妖算算他会不会有红尘缘,权当对自己以后的日子有个盼头。

树妖裹着袍子不肯搭理他,奈何鹤妖三年两头跑来纠缠,气急了回他两句:滚你屋里待着,你自己的红尘缘是你自己惹得,你他妈回屋里回忆你惹过谁吧。

鹤妖一惊一乍:那我这是真有红尘缘哎!

树妖:有,快回去吧老哥。

鹤妖就回屋思考妖生去了,他想自己二百年前救了个落水的小姑娘,小姑娘差点被水妖杀死,一百多年前救了被天神打雷打歪劈着火了的的一户人家,几十年前把一个女娃娃从狼妖口里救了出来,还被狼妖追着打了个半死,前两天救了个被神仙追着杀的大胖小子,虽然不知道为啥会被神仙追着杀,反正小孩儿挺可怜。鹤妖本意不想淌这趟浑水,可孩子毕竟也是条命。

想了半天,鹤妖觉得好像没谁像是能和他有红尘缘的,气闷闷的翻身睡觉去了。

妖神这种东西,他们的时间总是感觉过得飞快。

鹤妖感觉过了有一段时间,就已经活了九百九十六年了,二十多年前他还算着自己的红尘缘,一眨眼自己就要渡劫了。

他跟老树妖说:我觉得自己差不多是可以渡劫的,但是又没什么很大把握能当上VIP,你这两年不要来烦我,让我好好修炼。

树妖:滚吧瘪犊子。

树妖选了好地方,集天地灵气,他在这儿安家,也不是随随便便安的。

鹤妖被老树妖赶回家去,也真的打算开始潜心修行了,鹤妖其实功力不弱,他毕竟活了九百多年,虽没过千,却也总好过那些连人形都化不成的小妖。

树妖偶尔过去为他传功,鹤妖本就底子好,一来二去,渡了劫成为vip的希望越来越大。

可本就他俩妖住的地方,却来了个外人。

小道长不过二十七八,他来的时候鹤妖正在打坐,周身妖气环绕,可以说是相当高调了。

道长一过来就破门而入,把鹤妖吓了一跳,他其实知道有人来,可本以为来了个普通人,没想到是这么个毛头小子。运功到一半,冷不丁被道长打断,一瞬间有点懵逼,但还是先敛了妖气。

鹤妖:你是谁啊,过来干啥。

道长:我感到你这边有很强的妖气,你放心,我定会为你除了他,不要怕!

鹤妖:我不怕,可是我在这儿住了五百…啊二十多年,并未发觉有妖啊,你看你看我还活的好好的。

道长:不,这妖法力高强,你等平民百姓必然不会发现,只是不知为何,刚刚一瞬间,我便感受不到妖气了。

鹤妖心说我谢谢你夸奖我,可是我真的不需要你除掉我啊…

鹤妖法力收放自如,可怜了他养的还没化形的兰草却不能及时躲过,一剑被小道长砍掉一百年修为。

小道长砍了他的兰草还不罢休,直说这妖必然不会放过你,索性提出要住在鹤妖家里。

鹤妖:我日你妈卖妈批。

树妖听了觉得好笑,不知道什么时候学自己骂人了,他其实隐隐担心,鹤妖最多还有三年时间,对他们来说,这三年时间不过和半年差不多,为渡劫做准备的时间真的不多了。

不论成或败,他们都只有一次机会,鹤妖和树妖是老友,也算相互陪伴了好几百年。

现在妖特别少,这片山林,只剩他们两个有些能力的妖了。

鹤妖半夜偷偷帮兰草疗伤,一边治一边和他唠嗑,坐在那里默不作声,心里面早就炸开了天。

兰草:我…

鹤妖: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我以后一点注意……

兰草:我没事,你自己把握好。

鹤妖心想我有什么要把握的,难不成我还怕他真的除掉我?

鹤妖一开始还真不知到他在担心什么。

小道长在鹤妖这边住了许久,转眼间就是人间三月了,鹤妖深知渡劫时限越来越近,常常便不顾及小道长,稍微遮掩些许便开始修行。

树妖选的这片地方极好,聚天地灵气,养自然万物。房子正后小山坡翻过去,有一片广阔平原,溪水常年流淌,周遭花木也更有活力。

鹤妖在树妖帮助下,功力日益增强,他其实正经修行起来,怕是比之前几年百人间历练来的都快。

他也愈发不把小道长当回事儿了,索性觉得不如直接告诉他他自己就是那个牛逼哄哄的老妖精,对,就是那个在你旁边睡了好几个月你都感觉不出来的那个老妖精。

小水仙劝他不要,说这种事情还是慢慢来的好。

慢慢来就慢慢来吧,鹤妖也便不在往心里去,偶尔夜间修行,连气息都不遮挡一下了,顺其自然终究还是被小道长发觉了。

道长:我果然没有猜错,你才是这里最大的妖。

鹤妖:你猜错了,最大的在隔壁呢,我比他年轻多了。

树妖:???

鹤妖不惊不惧,继续他自己在那打坐修习,一边同小道长聊天。

鹤妖:你既然已经知道我才是你这些天来真正想除的妖,你为什么还愣着不动手呢。

道长:我又打不过你,何况,我其实早就知道了,我几乎算是追着你过来的。

鹤妖其实相当疑惑,但是他还想保持自己的高冷男神形象,于是仍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问他:你一路追来可有依据?

道长:我追随恩人可还能认错?你那柄木剑,上刻‘遇见道士要躲’的那把,你就是拿着那把剑救了我的命。

鹤妖沉默片刻,突然一个风骚走位跑到道长面前:你们家怎么教的,我救你的时候你不过还是个孩子,怎么认得这么多字。

道长:我家,不算很普通的。

道长家世代修习法术,要不也不能降妖除魔。可修习法术就免不了招惹些什么东西。其实妖神法怪都是相通的,都是些玄乎怪力,偏偏还被分出什么好坏。道长家数年来不作恶不举善,本就活的清闲低调,却偏偏最适合背锅。代表着正义的一方神仙就选择让他们背个锅,他们毕竟是人类,有法术又如何,没有卵用。

于是道长家便在一夜之间被几名天神将领掀了个底朝天,连小侍女养的花都不放过,小道长的爹曾是当地有名的道士,虽然不搞什么事情,但实力确实传的远近闻名。

可是来者是几大天将啊。

小道长的爹拼死护着他,最终还是逃不过被天将一剑刺死,死前看见一白衣青年抱起了被吓傻了坐在地上的胖娃娃,回身挡了天将一击。

老道长当时就觉得,这只鹤妖今后定会再一次影响他儿子的人生。

老道长想完,咳出一大口血,直直的就跪了下去,再也没站起来过。

鹤妖把小孩子救出来也没法养,找了户人家遍放在门口,只求能好好照顾一下。小孩子也确实是命好,收留他的那户人家待他不错,也帮他寻得旧居远亲,他便也没待太久,早早去了远亲家里,学些自己该学的东西。

小道长一直记得,木剑上那个‘遇见道士要躲’他怀着及其纠结的心情,找了鹤妖十多年,找到之后又装了小半年。

鹤妖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,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和身边的小道长说话。

其实感情这种东西,鹤妖无非觉得有些眼缘,小道长却是想了他许久,想到二十露头猛然意识到自己对救命恩人的感情已经变了味。

他越想鹤妖,越是具体,儿时第一次遇见的情形已经记不太清,然而鹤妖的形象越发清晰。他想不到别的,只当自己该是又遇到过他好多次。

有种悸动,是不知何时何处为何而起,偏偏多看一眼衣角轻摆,就莫名其妙勾了心神。

鹤妖说:你就是我的红尘缘吧。

小道长: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你的,但是你,一定是我的。

道长其实从头到尾心思都不在除妖,在除神。

谁灭了他全家,他就要灭谁。

然而神毕竟是神,小道长雄心壮志,法力再高超,也比不过天上乱飞乱打雷的神。道长是个精明小子,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去找神的事,但他总是心急,总觉得差不多了,可以去找神干一架了,要么就再练练,迟早能去跟神仙1v1的。

鹤妖同他一起修炼,他们闲时也回去老屋后山逛逛,溪水特别清澈,鹤妖点点里面的鱼,就能渡上些许修行过去。他们在深林里比试,无非我让让你你让让我,最后也总能相视笑笑,再并肩走回家去。

他们清晨傍晚练剑,剑锋相指,眼神凛冽却还噙着笑,妖气法力若隐若现,月光寒寒的照着,白袍黑衣翻飞,似是相识数十年老友,又带着经年才能有的爱慕。

树妖:哦哦哦,你们赶紧把我搞瞎吧。

鹤妖:我认真的,你说万一,他先死了,我一个人怎么办啊。

树妖:你都说万一了,万一你先死了呢。

鹤妖:我死就我死,好歹我不会难受了,但是啊,他再怎么也是个凡人,而且还想去杀天上那个谁,我怎么也没办法把他变成长生啊。

树妖:你就这么喜欢他吗,你是不是脑子磕着了,你是本妖吗??

鹤妖:敲里吗。

鹤妖其实相当疑惑,为什么他们家会被神仙灭门,小道长表示他也不清楚,他这几年查来查去,最多查到他们家是替别人背锅,背锅至于杀全家吗,至于。

于是小道长还仅仅是个孩童的时候,就因为一些跟自己家,跟自己爹娘毫无关系的事情,从世家大族的小少爷,沦为无父无母的小可怜。

鹤妖:来抱抱我的小可怜。

道长:……

鹤妖很快就要渡劫了,之前小道长问过他,他随便编了个日子,其实他自己也根本不知道自己该什么时候渡劫,只知道快了,生死成败,全在一日。

他清晨从床上醒来,一摸身边,冰冰凉。

他赶去问树妖,就一直问小道长:他去了哪儿啊。

树妖:真不知他怎么会是个道士的,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的一副性子。

鹤妖惊慌失措。

小道长多半是跑去找天神决一死战了。

鹤妖施了法,硬是扛着神的压力赶到了小道长面前。小道长正握着剑,一剑一破对方的攻势,但是天神的流批不是白吹的,鹤妖看见小道长的时候,小道长已经非常狼狈了。他撑着剑半跪在地上,雪白道袍染了血。

鹤妖愣了片刻,他其实是万万没想到小道长能在天神手下撑过几招的。

其实小道长偷偷渡了鹤妖的力量过来。其实鹤妖都知道。

小道长的前半辈子都是不屑与妖并论,除了那个救过他的鹤妖。但是他仇恨更深,可以说他活的已经不像是个降妖除魔的道士,更像是个为复仇而生的妖道。

他本不是这样的,但他本也可以变得更加狠戾的。

鹤妖的突然出现打乱了战斗的节奏,小道长同鹤妖联手,竟有几次能够击得天神后退。

鹤妖知道小道长需要他的灵气,他便火速渡了自己的灵力过去。

一共九百九十九年修为,鹤妖就给自己留了九年,勉勉强强连维持人形都不够。

天神猛然一击,鹤妖飞快回身,抱住道长转了个圈。

神兵一击刺入鹤妖胸膛。

鹤妖一瞬血流满身,周遭淡蓝色荧光渐闪,在道长的怀里,就缩成了一只小鹤。

鹤顶泛红,是天生如此。身上泛红,是血染至此。

小道长跪在地上,看着蜷成团的鹤愣了愣神。神兵下一击已经毫不犹豫刺向小道长。小道长抬手一剑挡开,他站起身来,举着剑,迎面朝着天神走去,他不知为何泪流满面,他感受到了体内突然泛起的巨大的灵力。

小道长跟天神死战,竟是就这么弑了神。

神兵破散的一瞬间,小道长已经握不住剑了。

他扔了剑,跌跌撞撞超鹤走去。

他把鹤抱在怀里,迷茫且不知所措。

最后是树妖来把他们带走。

树妖治疗鹤妖治了好几个月,整只妖感觉都憔悴了许多,最后却仍旧是仅仅能保住鹤妖的性命而已。

树妖:如果他不把灵力渡给你,如果他不去救你,放任你自己去做死,随便你怎么折腾都不管你。

树妖:他现在可能已经是相当厉害的仙了。

或许鹤这类生物天生就比较有灵性吧,鹤妖是有可能成为仙的,单纯的仙而已,同那些贪污受贿的神不一样。

树妖说:可是他去救你了,他把修为都渡给了你,化成人形都不知道要多久,再等这么个一千年……

小道长弑了神,轻易不敢有人来找他麻烦,他便安稳的在鹤妖的宅子住了起来,鹤在那之后过了许久才苏醒,但依旧是什么都不懂,好像道长养了个宠物似的。

但是小道长无论干什么,那只鹤都会跟着他。

树妖感觉又过了有段时间的时候,兰草妖已经修成人形了。

小道长已经变成了老道长。

老道长恳请树妖把他葬在山后溪水旁边,找处偏僻不显眼的地方葬了便是。

鹤妖和他,曾经常常在溪水边煮茶论剑。

树妖帮忙葬了老道长,下葬的当天,鹤不见了。

三百多年以后,鹤妖回来了。

后来鹤妖又修成了人形,这时老树妖已经快活了两个千年了,按理说,树妖帮忙给鹤妖治过伤传过功,再加上别的各路妖仙帮过忙,他应该跟往常没什么区别才是。

虽然这个往常指的是七八百年之前了。

鹤妖曾经日日同树妖顶嘴作对,没事儿就找小仙子耍流氓找野兽精聚餐喝酒,整日没安静时候,可这一遭,鹤妖莫名其妙的,沉默寡言少有言语。

道长的坟在山林深处,树妖打点好了风水的。

离他们的住所很近,隔着他们常去的小溪能望到对面老虎妖的地盘,广阔的森林里,处处都有他们的足迹。

墓前被收拾的干干净净,好像里面的人才离开不过半月。

可鹤妖刚回来时,这墓前还是杂草丛生,枝藤缠绕,刚化成人形的小鹤妖,什么都记不得了,只是看着这无人问津的凄凉的坟墓,就跪在地上哭的不成声。

树妖好说歹说,才把他从地上劝起来,领他回了家。

在鹤妖眼里,不过是个破石头屋子。

妖神这种东西,他们的时间总是感觉过得飞快。

深山老林里没了整日咋咋呼呼的鹤妖,他消失了七百多年,后来有个从不言语,整日只盯着溪水发呆的千年老妖占了他的房子。

老鹤妖鬓发斑白,披垂到腰,蓝色眼睛明朗清澈。

可是谁的影子都没有。

-end.

评论(1)
热度(5)

© 周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