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池陆/震离】回响

私设满天飞。求评!

我叫陆离。

是桦城刑侦局的刑侦队长,前。现在是刑侦局局长。刚当上没多久,很多人说我还年轻,觉得我这个年龄资历阅历都太少,能力也不够出众,但是这些都是上面领导们说的,他们根本不知道经侦局基层,每天大案小案都接触的什么,我又是经历了什么才上了这个位子。

我不是在抱怨,其实说实话,我也不想上这个位子。

可是前副局长——董令其死了之后,又确确实实没有更合适的人选。

我恨董令其,我恨他害死了我父亲一般的张局,诬陷我曾经的搭档楚刀,威胁我的母亲,我的妻女,又连累了我后来的搭档,池震。

虽然池震是他找来杀我的,但是池震这个人,心太软,他办不了杀人的勾当。原本他只是个见缝就钻的油滑律师,后来又去混社会,帮人料理酒吧夜店。

其实说到这个我是有点不太好意思的,毕竟他资格证吊销是我推了一手,但是我并不后悔。

他说过,说我为了吴文萱隐瞒案情,和他为了帮助被家暴的妇女减刑,出发点都一样。

我跟他争论,我说不一样,我爱吴文萱,吴文萱是我的前妻,我和她有个女儿,我们一起幸福生活了几年光阴,她把我当成英雄,我也是真的喜欢过她。你呢,你也爱那个妇女吗?

池震大概是想了想那个妇女被家暴的可怜模样,皱了皱眉赶紧摆手,略过了这个话题。

我真的不后悔吊销了他的资格证,要不然不论发生了什么他都会安安稳稳当他的小律师,再不会跟我有任何瓜葛。我不希望这样。

后来没了工作的池震真的就被董令其安排在我身边,跟着我跑东跑西,挖尸体审犯人,我能看出来他其实对这个行业蛮有劲头的,虽然他说是怕我打他,但是我真的觉得我打人不疼。

再说一句实话,有池震在我身边,我很开心。

甚至从来只能靠安眠药入睡的我,能够在车里,后来我意识到,是在有池震的地方,在池震的身边,安稳的入睡,没有噩梦,没有杂念,没有信仰的崩塌,没有极端的仇恨。

池震让我有种不明来历的安全感,不论在哪,办公室,讯问厅,夜店,公车里,我总觉得只要我一个电话,他就会出现在我面前。实在不行就刷他个几十条语音,然后再打个电话。

再不出来就等着挨揍吧池震。

但是之前青旅杀人案的时候,我又确确实实的联系不上他,他过了足足两个晚上才回来,帮我们继续办案。我实在是有点生气,可是又是无名火,不知道自己硬要把他绑在身边是什么念头,以至于这火无处可发,憋在我心底暂时翻过一页。

案子破了,小姑娘带着弑亲之仇,让所有参与到这件事里的恶都受到了惩罚。

弑亲,我想到了自己的父亲。

我的信仰。

我的信仰不会去杀人的,我自始至终都坚信着。所以我一定要查出来,二十年前那几个少女,真正的死,是和谁有关系,又是谁做手段陷害我父亲。

我坐在车上,一个人安安静静想着过去。池震突然开口,他问我,你觉得弑亲之仇,有必要亲手来还么。

我没说话,我在想张局,想楚刀。

池震又说,我的姐姐,被人杀害了,到现在我都没有讨到一个说法,我无数次的想把杀害我姐姐的凶手置于死地,但是我怎么能呢。

我一惊,问他,你姐姐也姓池吗。

池震转脸看了我一眼,车稳当的向前滑着,车里空气沉沉,他又转过头去,说不是,我姐姐随我妈,姓李。

我深呼一口气,心里默念还好,又偏头看向车窗外。我其实想不通为什么会觉得舒一口气,我只是下意识认为,如果让池震知道了我就是被怀疑为杀害他姐姐的人的儿子,池震一定会非常恨我,我不希望这样。

又来了,我不希望这样。

我从没有过这种念头,这种..明确的任性,这是不该属于我的情绪,但是自从池震出现,我便常常想,我不希望池震如何,也不希望池震对我如何。

在感情上我一直比较迟钝,想这些事比想案件更让人头疼。我的脑袋随着车摇摇晃晃,迷糊着就又睡着了。

所以我也不知道池震侧着头看了我许久。

隔天下班前和池震在天台吹风,他又说到了冯婷婷,那个为养父母报仇的大学姑娘。他说他问了小姑娘,后不后悔。小姑娘和他说,不后悔。

为了至爱犯错,不后悔。

我说如果是我,我也不后悔,如果让我找到是谁害死了张局楚刀,我不敢说也能忍住不亲手解决了他。

池震在身后拿枪比着我,我不知道。他的手一直在抖,我更不知道。

我回过头,看见他在把玩着自己的配枪,子弹一颗颗的填回去又倒出来。我和他说,走了,下班了,回家。

各回各家。

鸡蛋仔跟我说,年底档案处归档文件,翻到了二十年前的案子,其中最后一个受害者池雯,当时有个仅七岁的弟弟,叫...我催促鸡蛋仔赶紧说,鸡蛋仔说。

叫池震。

我听了以后居然异常的平静,依旧平稳的握着方向盘,目视着前方,不紧不慢的开着车。

我知道了,我说,然后不顾鸡蛋仔在那头絮絮叨叨,率先挂了电话。

那一天晚上我失眠了。

其实如果不吃药的话,失眠是常有的事,可是那天晚上,我不仅仅是睡不着,还有一种巨大的悲伤包裹着我。

我满脑子胡思乱想的东西。二十年前的案子,报纸上的刊载,同学的取笑,受害者家属的质问,父母瞬间苍老的面容,甚至还有,池震如果恨我,我怎么办。

池震一定是恨我的。我想到这几天来池震连着问我的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,看起来他是早就知道了,却不告诉我,为什么呢。

是想也让我体会同样的痛苦,生不如死?

临近天亮的时候我睡着了,梦里什么都有,没过几十分钟我就惊醒,浑身是汗,厚重的被子压着我喘不过气,我掀开那层厚厚的棉花,在冰凉的空气里抱紧了自己。

又是这个天台,我把枪递给了池震,我和他说,父债子偿,我欠你们家两条人命,没有办法,只能还一条了,你打死我吧。

池震问我是不是我给他的母亲付了手术费,我低着头没有说话。然后他放下了举着枪的手,狠狠的踹了我一脚。确实是疼的,腿还好,某个说不出来的深处,钝钝的痛。

池震哭了出来,我一时间不知所措,他哭着嚷嚷说我知道他开不了枪的,还把枪给他,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
我给他戴上墨镜,轻轻拥了他一下,碰到他的那一瞬间,我心里那个空落落的地方又被填补了一丝。

案子继续有。

吴文萱是个很好的女人,她温柔体贴,又可爱聪明,虽然她是个杀人犯。可是她所遭受过的,又确实是痛中之痛。她所带给我的,又真的是阳光美好。我是在结婚后才知道的,吴文萱告诉我,她和我注定不能在一起,杀人犯不可能和英雄在一起。我问她,我们还能做朋友的,对吗。她笑着和我说当然可以。一诺我也经常去看,充满活力的小姑娘,能够在我生活中添上绚烂的一笔。

充满活力,就好像..就好像池震一样。

我被这个念头惊了一下,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,只能尴尬的继续问着吴文萱。

吴文萱还是选择了自首,我一瞬间觉得我是个没用的人,我保护不住爱我的人。

在讯问室我哭了出来,铺天盖地的绝望被关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,把我彻底淹没,我无力挣扎,沉沉浮浮,到最后甚至不能呼吸,我流着泪说逮捕吴文萱,随后池震破门而入,把我拖了出去。

池震又在天台喝酒,他的小酒壶不离手,这个做工看起来相当精致,我问他这个酒壶陪着他,他心情就会变好吗,我心情也经常不好。这话问的很没有重点,其实说白了我只是想蹭他的酒喝。

他表明酒壶不送人,然后小气的放在左胸口的口袋里。

我白了他一眼。

他说我哭的很难看。

我没忍住,把他欠我的那一脚还回去了。

夜风就吹着,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我甚至想好了去帮吴文萱顶罪,爱情这种事我一直想不明白,但是我只是觉得,我欠吴文萱的,我给不了她幸福,但是总有什么事可以为她去做。聊到前妻就聊到了感情,池震真的很聪明,他不和我说案件,他只听我说我和吴文萱的故事,讲得差不多了,气氛就突然沉了下去。

一片寂静,我开口。我怎么没听你讲过你的感情经历啊,你该不会喜欢男人吧?

池震秒回,我去你的!

我笑着看他,他侧过头去,满脸写着你这个二百五,对面楼的灯光就映在他的脸上,我眨着眼睛,竟然有些许说不上来的期待。

池震终于又转头看着我。灯光照在他眼睛里明亮闪烁,像星星一般。池震盯着我,慢慢凑了过来。

我仿佛沉浸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一样无动于衷,直到池震理我的距离已经太近太近,我的唇感受到了他贴上来的温热。

池震吻了我。

我突然回神,瞪大了眼睛,刚抬手想把他推开,又被池震抓住了,他没有多余的动作,就是贴着我的唇,过了一会就把我放开了,留我一个人在那不动像个僵住的木头。

以后接吻记得闭上眼睛,池震说。

木头要炸了。

我想帮吴文萱顶罪的事情还是被池震发现了,在那个停车场里,董令其一枪毙了吴文萱的前夫,然后又打伤了吴文萱。

他还笑我们,说正义和法律永远会站在权力那一边,我是真的快要气的失去理智,张局,楚刀的死,甚至我父亲的冤案都由董令其一手造成。我又想起来池震说,冯婷婷曾回答他,不后悔。

我有心一枪毙了他。

一声枪响。

我愣住了,瞪着眼睛看向池震,池震放下手,看着董令其说,你错了。

池震,这个心软的人,这个为了帮别人不惜自己触犯法律的人,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希望的人,这个我曾经以为,永远也不会杀人的人,这个我爱的人。

杀了董令其。

我颤抖着站了起来,胸口和手上的伤痕一跳一跳的疼。我看着池震朝我走过来,我几乎是绝望了,我问他,你为什么要开这一枪。池震笑着不回答我,反倒是一下把我拥进怀里。他说,没事,董令其该死,会有证据的,你不能杀人,你是警察,你还会有辉煌的将来。

你也是警察啊,我感觉我快要哭喊出来了,可是听到自己耳朵里面,却是干涩的呜咽一般。

池震拍了拍我,说,半个小时以后发布全城通缉,十二点以前我会去自首,防卫过当嘛,至于有多过,还要看你陆警官有多厉害了。

我好像哭了,但是没有泪滑下来,我感觉得到,池震要推开我,我又喊,正义和法律会永远站在我们这边的!

池震松开我,握住了我的手,说,等我回来。

我等你啊。

池震转身就走。

我送吴文萱去了医院,她伤的太严重,我不敢再怠慢,甚至在那种紧张的环境下,我连我自己的伤口都感觉不到疼了。

吴文萱进了手术室,我也眼前一黑。

后来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,鸡蛋仔在我旁边。

我问他,吴文萱怎么样了,他说没事,已经出了重症监护。我又问,池震呢。

鸡蛋仔没有说话,我有一瞬间的慌乱,挣扎着就想坐起来,又喊,池震呢!

鸡蛋仔按住我,妙玲在旁边说,池震没有来自首,今早地铁内发现一滩血迹,血量有点多,估计伤者伤得很重,DNA还没有检测出来,但是调查监控,池震是最后一个进入地铁的人,捅伤他的人,也已经招了,通缉令现在还...

温妙玲还在跟我解释着什么,但是我已经听不进去了,鸡蛋仔给我看了现场照片,我用手蹭着照片上一地的血迹,这么多血啊...这多疼呢...

查池震的线索断了,他好像人间蒸发一般,活不见人,死不..

我总觉得,他不会死。

可是每当我这么想的时候,脑海里总会浮现那一地的血迹。

经常和池震一起的索菲也完全不知道任何情况,她在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鸡蛋仔在拼命的安慰她。

池震就这么不见了。

我是鸡蛋仔。

呸,不对,我不叫鸡蛋仔,我叫郑世杰。

是我师兄的宝贝师弟。

我师兄是局长,这么说也许太招人打了,而且局里人都说我师兄其实没有那么宝贝我,这不是开玩笑呢嘛,都不重要。

我师兄当上局长半年多了,再过两三个月好像就要一年了吧。到那时候,离震哥死就有两年了。

震哥是我师兄之前的搭档,也是他最后一个搭档。震哥走了之后,我师兄被停职了一段时间。再回来没干多久刑侦队长,就被领导喊去谈话,半年多内升了又升,我都蹭上了刑侦队长。

说到这个震哥...

震哥原本是律师,被师兄帮着吊销了资格证,又被那个坏的冒烟的前副局安插在师兄身边,虽然我觉得这个前副局是间接一手促成了自己的死,震哥在我师兄身边可是没有一点威胁,甚至我师兄都不失眠了,移动人形安眠药啊。

虽然两年以前,震哥走了以后,师兄又回到了他出现以前的状态,甚至比以前还要差。安眠药都加大了剂量..

师兄日日夜夜的睡不着,有时候睡着了也会惊醒,然后躲在床上一坐就是一晚上。这些都是陆阿姨告诉我的,就是师兄的妈妈。师兄之前从来不会被家里人发现自己的脆弱。但是那阵子,他明显变得整个人都不对头。一诺由他带着,陆阿姨照顾她。师兄整日无所事事,有时候甚至去地铁里一坐转一天,这样的日子大概能有了大半个月,还是温妙玲首先去找师兄,请他帮忙分析局里的案子。

师兄虽然是没有职位,但是有时候给的思路和人脉却都是可用的。

我从那时候开始留意到,师兄总有些小动作,仍旧是以为震哥在他身边。递墨镜,送车票,甚至有时候会下意识的喊一声池震。然后楞个神又忙自己的。

我,郑世杰,除了交过一个人妖女友以外只爱女孩子的钢铁直男,其实在温妙玲的指引下也有一点点想歪。

可惜了,震哥已经走了,再也不回来了。

我还看到了震哥常随身带着的小酒壶,上面有一个枪眼,形状已经不再好看,外面那层东西也没了原本的光泽。师兄就在空当的时候拿出来看一眼,然后继续放在自己身上,放在左胸口衣服里面的口袋里。

他放酒壶的动作有一点眼熟,就好像震哥一样。

时间又久了一点,师兄被复职回来当队长,差不多才放下这件事,他看起来已经能够不再做之前那些早已习惯的小动作。但是偶尔我还是能够注意得到,他会在没人的地方自己发呆,坐在椅子上也经常走神,盯着斜对面的桌椅,就是我对面,现在那上面放着一箱箱文件,师兄没事的时候一看就是一天。

现在师兄已经是局长了,但是他嫌我,嫌我菜。

其实我也没那么菜吧我觉得。

师兄有事没事会来深入关注一下我们的案子,我也经常跑去他办公室,有次进门就撞到他靠在椅子上,手里握着那个坏了的酒壶,盯着百叶窗外面的阴雨天气,又一次出了神。

师兄,我喊他。

师兄马上回过头来看我,把酒壶收到衣服里,贴近心脏的位置。

我心底叹一口气,递过去文件给他看,说这个受害者死前去的店里发现了一个地下室,里面有吸毒没来得及处理的针管...

哈喽我是池震。

桦城律师圈一朵花。

曾经的。

现在我只不过是堪国红灯区外围一家超市的收银员。

惨的一批啊。在此请允许我哀叹一声。唉!!我的百万年薪。

一想起来这个我就恨那个吊销我资格证的破警察,凭着权力比我广,愣是告我上了法庭,想起来他那小白脸我就来气,冷冰冰的还一脸无辜的看我,个子都还没我高,早知道第一次见面就该揍他一顿。

后来知道了他,他的父亲其实是杀害我姐姐的凶手的时候,我更是恨不得...

百万年薪尚可不要,弑亲之仇不能不报。

所以最后我就一枪崩了那个该死的董令其。

替我姐姐报仇,但是实际上...同时我也是有了点私心,我帮陆离杀了董令其,他会不会更喜欢我一点点。

我点着钞票,又想起来分离之前晚上,天台上那个青涩的,柔软又温和的吻。

那陆离一看就是个禁欲的八百年恨不得都不那啥的性冷淡,我可不是,我堂堂曾经桦城律师圈一枝花,看见顺眼的当然要大胆的上去撩一撩,那时候心里还想着,在执行董令其任务之前,能撩到手也说明我个人魅力强啊。

其实说实话,陆离真的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人。如果他不打我不吓唬我就更好了。

他就好像一团火,蓬勃鲜活热烈,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,充满了张力,展现给任何人的都是可靠的背影。但是拜董貔貅所赐,他给我看了一个被小心翼翼隐藏起来的陆离。偏执,任性,一个与我有着弑亲之仇的人的儿子。

天知道我有多想杀了他,为我姐姐报仇,为我和我母亲二十多年来的恨报仇。可这个在外人面前无懈可击的陆大队长偏偏在我面前毫无保留似的。说睡就睡,说休息就休息,什么都肯放心的给我看,让我去做。

我感觉到了有一丝怪异,我本来打算在事情发展的更糟糕之前解决这一切。

所以在那一天晚上,我就拿着枪,指着陆离的脑袋,他放在床头柜上的照片里面,一诺就静静笑着。

一诺是陆离的女儿,陆离和他前妻吴文萱的。

我于是更恨了,他有妻有女,而我姐姐怀着孕就和这个世界说了永别。我扣下照片,再一次举着枪对准陆离。

他翻个身安安稳稳继续睡着。我突然想到了我自己,没有了姐姐,这二十多年,我是怎么过的。

没有了父亲,一诺又该怎么过。

操。

我收回了枪,愤恨的转身去了卫生间,靠着门支撑自己发抖的身子,我承认下不去这个手。我办不到,我不忍心,我杀不了人。

我更杀不了陆离。

毫不过分地说,就是因为我姐姐那件事,我才走上了现在这条道路,学法路,做律师,当警察,遇见陆离。

日子还是照旧过。

我去见了陆离的母亲,她看起来只是个温和的老阿姨,做饭非常好吃,虽然我没有尝到她最拿手的油焖大虾,陆阿姨看起来真的很温柔,不像陆离...其实陆离,有时候也是蛮柔和的,他睡着的时候,他忙案子忙到深夜疲倦的时候,他激动的时候也会眼眶发红。

只不过这种情况比较少就是了。

董貔貅又来催我了。

于是我朦朦胧胧幻想出的温柔可爱软软的陆离又被董令其一下推开,可是陆离就这么天天见的在我跟前晃悠,我想忘也忘不了。

董令其这次来,他提到了我妈,我是真的怒了,那时候我在想,如果杀了陆离能换回我和我妈安稳的生活,我会不会下手。

养老院的医生突然联系我,跟我说了不太好的消息。

所以有时候我很懂为什么人会去违法,抢劫,贩毒,走私。因为这些真的来钱很快,流水一样,哗啦哗啦。

不像我现在,为了筹三五十万的手术费,四处求人,我最爱的那辆小跑,卖都卖不出去。

手术费不交齐,我妈的手术就不能进行,那几天我去医院去的很频繁,陆离也过来问过我怎么回事。但是我怎么告诉他,说我妈病重,我现在缺钱,我凑不齐,我感觉天都塌了。

那时候非常自我,看谁都不肯赏个好脸色还全不自知,后来想想这段时间,天天陪在我身边的陆离不知道忍了我多少冷言冷语。我甚至还把他父亲,压在我妈跟前,叫他道歉。

陆离赶了过来,拿枪指着我,眼圈泛红,甚至眨巴眨巴就直接能给气哭。

但是这个是原则问题,我没和陆大队长开玩笑,我要他父亲道歉,他就必须要道歉。

陆子鸣道歉了,但是他后来跟我说,我姐姐不是他杀的。我没接话,走了。

陆离给我妈交了三十万的手术费,我当然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钱,我也不想管,但是毕竟吃公粮的,估计也就是一年一年存下来,加上四处借一借。

天台上陆离把枪递给我,说愿意给我姐偿命。我不想杀他,但是我真的想把他揍一顿。他这是什么个意思,他天天在我跟前晃悠,我刚发现他的好就得知他父亲是杀了我姐的犯人,才刚开始恨起来,他又给我妈交手术费。

所以我觉得陆离很笨,陆离真的很讨厌。

感情方面陆离是真的很迟钝,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现他的搭档,我,池震,看他的眼神早就变了味,他也毫不自知的每天仍旧如此吸引人的出现在我面前,叫我...又爱又恨。

哎,这个混蛋。

居然还问我是不是喜欢男人。男人我倒是没什么很大的兴趣,至于陆离。

我先是笑,然后还是靠了过去。他明亮的眼睛盯着我看,嘴角还带着笑,我有了一丝自负的想法,现在我要验证一下。

我吻了他。

碰一下而已啦,要知道他可是一脚能把我踹进医院的,万一我那自负的想法不正确呢。

陆离的唇干干的,估计忙着吴文萱的事都没怎么喝水休息,他的反应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大,愣了一下才要抬手推开我,我抓住他的手腕,又吻了上去,冰凉的唇就贴着我,过了一会我睁开眼,发现他还在震惊的盯着我,实在是可爱,接吻都不知道要闭眼。

但是这算是什么呢,他是,接受我吗。

我不知道,估计暂时也没机会知道了。

第二天我跟老王换了车,我知道陆离他会去给吴文萱顶罪,但是我被那个温柔强大的女人委托过了,吴文萱跟我说,把陆离交给我了,让我一定照顾好他。

看吧陆离,你个傻冒,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你就你不知道。

毕竟你是他的搭档,是你陪在他身边时间最多。吴文萱说。好的吴女士,是我想多了。

而那时候,陆离握着军刺指着我,我也托着枪朝向他,这是我第不知道多少次拿枪指着他了,甚至有时候出现场,我的枪口都会下意识地瞄一瞄他。

但是今天,给他个机会,朝我开一枪。

说实话董貔貅能爬到这个位子上也确实是有点能耐,好歹他说杀就杀,毫不手软,不像我,每到扣动扳机以前都会犹豫很久。

可是看到陆离那绝望的眼神的时候,我就突然觉得,这么多年以来,这么多的委屈,仇恨,阴暗,计谋,在我和陆离身上过了一遍,终于要物归原主的时候,我就什么都不怕了。

我说,董令其,你把我放在陆离身边的时候没想到会有今天吧。你没有想到,我们两个人在一起,会发生这种变化吧。

董令其还在嚷嚷着什么废话,我举起手,果决的,一枪了结了他的生命。

带着所有冤屈,仇恨,绝望,泪水,一并送进了地狱。

然后我回过头去,想给陆离一个拥抱。我答应他,让他等我。

但是总是有意外的嘛,就比如现在,我没自首成功,被人捅了又被人认出来救了带走了,跑来堪国当了个收银员。

还有着各种各样的艳遇。比如现在我面前的这个成熟美丽身材又好的女警。虽然她看起来像是夜店卖酒的。

我笑着跟她搭话,约她去共进晚餐。

我是个卧底,我叫许柯,现用名lily,都是假名字。

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,我现在在和一个桦城跑出来的的通缉犯,现某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收银员约会。

这个收银员就是池震。

所以说有的话还是要信的,比如大难不死必有后福。池震跑来闲的没事当了我们的线人,又不知道哪里搞来的消息,知道了我们现在盯梢的案子扯到了桦城。

池震的后福也许就是当着这个不大的线人,搞到的消息却很有分量,还一直不会暴露。

我很佩服他的专业水平,甚至觉得他以前就是干夜店什么的,肯定跟这类人有过交流,池震说可不是嘛,要不然陈先生怎么会让人找他救他把他扔在这当个炸弹。

我之前可是夜店老板呢,就桦城那个啥啥夜总会知道不!那都是归我的。收银员池震毫不掩饰的骄傲的说。

我不愿意再听他废话,只想赶紧叫他有事说事。

他说有消息想叫我上报的时候带过去。

我拒绝。他又说他也有消息,公平交换。我让他拿出来,他又耍赖逼着我答应。我恨不得掏枪突突了他,但是可惜我现在只是个柔弱的买酒女郎,只得气的拍了一下桌子。

池震就被吓了一跳,说你这么暴躁快赶上陆离了。

我当然知道陆离是谁,桦城刑侦局局长,这个落魄收银员的老搭档,和心动对象。

池震无数次跟我提到过他,唠叨的都是乱七八糟的琐事,唯独一件大事就是他头天晚上才亲了人家,隔天就消失不见,到现在都搞不清楚陆局长到底是什么心思。我摸着手指上的戒指,终于肯好好的回答他这个问题,我觉得,你不能这么躲下去,你要回去找他,回去看看他,万一他那边对你也ok,你岂不是赚了。

Lily呀,池震喊我,他从来只喊我lily,但是其实说实话我也不让他喊我许柯,虽然许柯这个名字也是我编的。你就帮我这个忙吧。池震说。

我还是叫他拿出他有的情报出来。

池震叹了一口气,给我发了几张照片。是四年多以前董令其参与这个贩毒网络的证据。

这消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,主要是董令其已经死了,顺着他这条路线,能查的都查了。但是这确实是能坐实董令其的罪行。

我想我是知道池震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董令其的罪行。

池震不是不想回去。

他之前和我说过,说他是真的非常想回去,想回去找他的妈妈,想回到他熟悉的城市,他长大的地方,想去找索菲鸡蛋仔这些有趣的朋友,想回去找陆离。

但他不甘心以一个通缉犯的身份,顶着杀人犯的罪名回去。他只想作为一个正常人,作为普通人回去,找他的陆离。他爱的陆离。

我嫌弃他一个老爷们居然也能如此矫情,他就盯着我的戒指看,我无话可说了。

池震又开口,陆离和我说过,爱一个人,和他在一起,就是再幸福不过的事情。我觉得他一个情商为负的人开口谈感情真的是不自量力。但是这句话我还真的找不到办法来怼。

他把他近期找到的线索都列给我,一边讲线索,一边跟我聊天,说鸡蛋仔搞这些肯定搞到头大,还是要信息科的警花来帮忙,还说这些证据带回去,董令其所有的罪都有证可循了,说他要回国。最后一部分线索讲完,池震又说。

我爱陆离。

我要和他在一起。

我收拾手提包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我是上帝。视角。

鸡蛋仔是真的搞这些搞到头大,先是夜店斗殴致死,又尸检出毒品,目击服务生被杀害到案发现场直接发现毒品,鸡蛋仔恨不得两腿一蹬直接把这案子全盘转给缉毒科。

四天后,缉毒科那边收到了卧底传回来的情报,里面附了一张单独要求给陆局长的邮件。缉毒科那边转交过来,陆离一时也想不明白。

邮件加密,陆离输入自己的生日,不对,又输入一诺的生日,也不对。

陆离手心有点凉,他输入池震的生日。

邮件打开了,里面只有一行字。

我怕你太笨了破不了案,来帮帮你。

鸡蛋仔哐当一下打开了局长办公室的大门。

师兄!!!鸡蛋仔大声喊他。

震哥..震哥给我发短信叫你下楼还不要告诉别人!

可是震哥不是,他不是两年前,是不是有人冒充他啊!欸师兄!!!

陆离蹭的站起来,根本不顾鸡蛋仔和办公室一屋子警察的注目礼,狂奔下了楼。

池震站在树底下,借着树叶给自己挡光,阳光影影绰绰的照下来。他盯着马路对面警局的大门。

红绿灯变绿,陆离冲出了门。

老实说池震心里没底,他等了两个多小时缉毒科才派人过来,他早把许柯和她同事骂了一圈,骂完心里还是没底,不知道两年过去了,陆离到底对他什么看法。

可不许忘了他..池震极其自私的想。

但是看陆离冲出来的这个势头估计是没忘。

陆离一眼看见了他,三步并做两步的跑到他面前,甚至没刹住车,池震抬起手怕他直接栽进花坛里,赶紧抬起手来拦了一下,就这一拦,陆离自然的就扑进了他怀里,紧紧的抱着池震。

池震吓了一跳,满脑子搜索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,甚至想到了偷拿的索菲的三流言情小说,霸道总裁爱上我里面剧情该如何发展。

他还没转过弯来,陆离先开口了。

你他妈的还回来干什么。

池震脑补的画面一溜烟跑出他的脑海,他也紧了紧自己的怀抱。

我来自首,陆队。

END

评论(4)
热度(99)

© 周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