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杜方] 纸条

上次一发BE收到的评论和喜欢都超出自己预料了好开心!!!评论里有个小天使想看HE,就写了一篇,可以当做是上一篇之前的故事。
依旧ooc了!写的自己都有点别扭,好像比上一篇还要严重!!但这些都是我的!ooc都是我的锅!!
小私心想要评论…

蝉吱呀吱呀叫个不停,太阳落了一半了,空气温度却丝毫没有变化。
方孟韦站在门口,跟在方步亭后头,接着他介绍的顺序挨个儿问候。
肥大的衬衫围着他,小细胳膊在袖子里晃晃当当,他倒是不觉得热一般,身上几乎一点汗都没出,眼睫毛乖顺的垂下来,不该说的话一句不说。整个会场,除了和人招呼,也没有他该说的话了。

方孟韦终究还是不习惯这有些热闹的场合,他一个人在家常是安安静静,和谢木兰闹闹也不过三两句。
屋子里毕竟还是闷的,方孟韦问过方步亭,独自溜出门外透气。
已经几乎看不见太阳光亮了。
方孟韦低下头,又往墙边站了站,顺着脚尖花坛看向停在一边的一排车。他的目光停了下来,注视着一块车牌,上面的号码他觉得熟悉,像是刻意记过,又并不记得的感觉。

他看的出神,怎么也想不出来在什么地方见过了。
有人从他一旁经过,突然就抓起他的手腕来,方孟韦这才猛然回神,想要挣脱开之前,抬起头来看了一眼。
那个抓着他的人往他手里塞了张纸,然后赶紧拉着后面的人走进了屋里。
杜见锋!

纸条皱巴巴的,看起来是在手心里待了很久。方孟韦慢慢展开这么一张有点潮湿的纸条,偌大一张纸,龙飞凤舞的,可是又像刻意约束了一样,写了不过两句话。
我想写信给你,希望你不要见怪。
这个人…写就写啊……
方孟韦已经开始感到奇怪了。

这大概是第三张纸条了,杜见锋总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塞张纸条,等方孟韦反应过来就赶紧跑开。
方孟韦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,但总觉得这个人很是奇怪。
第一张纸条写的是你好,第二张是我叫杜见锋。
……
所以你到底想干什么?
方孟韦不清楚,但是纸条都还好好留着。

杜见锋没给他任何联系的方式,方孟韦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,他觉得直接质问不好,任其继续下去更不好。
方孟韦果然收到了信,署名果然是杜见锋。
他看了一眼地址,像是离家里有些小远。
信的内容让方孟韦大吃一惊。
想不到你竟然有这种念头!
方孟韦看完了信就赶紧扔到一边,停了一会又怕被人看到似的,跑过去捡起来收好,面上红的像小太阳。

方孟韦连着好些天心不在焉,在外还好,在家简直是个木头,方步亭喊他他要愣好久,谢木兰找他他也回不过神来。
谢木兰毕竟是女孩儿,心细又调皮,什么都不怕的问了出来。
小哥,你是不是恋爱了呀?
什…什么?
你总是无缘无故就脸红,还喜欢上发呆了。
木兰你不要乱说话!
方步亭在一边看着,若有若无的勾了勾唇角。

第四张纸条也到了。
中间却隔了很久,直接快要入冬。
方孟韦带着一队人做警备工作,吩咐完要注意的东西,他自己就先去了门口。
杜见锋的车由远及近,在他身旁缓缓停下来。
方孟韦握紧了拳头。

杜见锋从车上下来,毛副官调了个头去停车。
他跑到方孟韦面前,意识到方孟韦正死死瞪着自己,一瞬间凉水浇了满身的感觉。
他从口袋里找了半天,终于找出来一张纸条,叠的很整齐,和前几张相比干净许多。
但是方孟韦并没有要接过来的意思。他瞪着杜见锋,希望能有个解释。
孟韦…
方孟韦又瞪大了眼睛,一幅你竟敢这样叫我的表情,仿佛下一秒就会抬手揍人了。
那小…小方?
你……
方孟韦气极了,转身就要走开。他不愿再从这么一个人身上浪费时间,可是刚退一步,满脑子又想起来信上写的东西,不由得突然脸红起来,连带着谢木兰的话一同想起。
恋爱?跟他?怎么可能!

杜见锋见他要走,开始慌了。
他一下拉住方孟韦,心想就算被揍也要把这句话告诉他,哪怕被拒也是尝试过一番了。
可是方孟韦手还是握拳,杜见锋拉起来,怎么都塞不进去。倒是他冰凉的手让杜见锋冷静了不少。

十一

孟……方孟韦…
方孟韦甩开手,终究还是好奇。
写的什么?
你…我给你,你自己看吧……
你念出来啊,直接告诉我就是了。
方孟韦年纪不大,他见杜见锋脸上以可见的速度变成红色,突然就起了逗逗人的心思。
你不念我以后再也不会理你了。
方孟韦转身要离开,又叫杜见锋一把拽住。这一下拽得急,力气也不小,愣是把方孟韦手腕握出红印子来。
他感觉到疼了,往外抽手也无果,就抬起头来看着杜见锋。
杜见锋支支吾吾老半天,终于蹦出来了几个词。
我…我要说的都在信里了!你如果愿意,过几天大寒去找我吧!
杜见锋说完就松了手走人,方孟韦揉着手腕,有些疑惑的看他跑远。

十二

杜见锋去找毛副官,把事情都告诉了他。
你让他去找你?
对啊。
你让人家跑来找你!!?
没错啊…
…那你告诉他你住哪儿了吗?
我…没有!
旅长…不是我说你……

十三

杜见锋再也没找过方孟韦,从上次见面到如今,很快就过去了一个周。
天气一天天变冷,整个城市的躁动也像被冰封住,一些不甘于宁静的,总要闹出些事端来,方孟韦有时也要东跑西跑,但有的事他总归是没忘。
他会在难得清闲下来的时候,翻出来纸条和信。一会儿想想杜见锋的好,一会儿又想想他一个大男人动不动就脸红,偶尔会抱怨一下杜见锋不稳重,太无礼,想来想去才会意识到,自己满脑子都是这么一个人。

十四

着魔了,着魔了。

十五

北平下了场雪,最后躁动的小火苗也被盖了下去。方孟韦得了清闲,并不喜欢到处走动,整日便在警局和家里待着。
信被夹在书里,一本诗词赏析,杜见锋的信和书比起来,内容无异,语言直白。
同一个城市里还送信,浪费。
地址有点偏,方孟韦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找到。
他仰在床上,侧过头去看窗外,太阳反射着光照到屋里,照的整个房间通透,方孟韦躺在床上,像要融在光里似的。

十六

腊月十四了。
方孟韦看了看墙上的日历,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雪几乎化了一半,可昨晚又突然下起来。方孟韦在床上起来关窗,从窗户外面看过去,不知道又想起来什么,靠着窗户看了好久。
窗户外面只有雪花飞啊飞的,一个人都没有。
方孟韦捂着嘴打了个喷嚏,又缩回了尚有一丝温度的床上。他偏着头,看着月光薄了许多,从窗帘缝隙里照进来,银白色就打在桌上的花瓶里。

十七

早上很冷。杜见锋是军人,向来是不畏寒冷的,他只躺了一会儿,就从床上爬起来。不情不愿,又稍含期待的。
他从屋子里向外看,靠在窗户边上,靠了有好一会儿。
毛副官来敲他的门,以为他还在睡,敲了有一会儿,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怒骂,然后门猛地被打开,杜见锋拎着毛副官到了操场,整整队开始喊着数跑步。
方孟韦没有去找杜见锋。

十八

方孟韦起了个早,在警服外面又套了个大衣,小身板在里头依旧是晃晃当当的。
车开到警局时,方孟韦就有些心急了,他赶紧去签了张假条,又跑回车上。从口袋里拿出信封,默默在心里念了一遍地址。
雪地里却不好开车,方孟韦开的慢悠悠,好不容易到了军营。
他站在军营外头,三三两两个士兵在操场上活动,一个个不怕冷似的,单薄的衬衫就挂在身上。
方孟韦抖了抖大衣上刚积起来的雪。
他不知道怎么找杜见锋,站在门口也没人注意他,站岗的士兵刚好请假,门口小屋子里没个人影。

十九

杜见锋出了身汗,正回屋里脱掉外套,
他下意识的往窗户外头看,试探性的。
方孟韦衣服裹不住风,什么地方都留了缝,冷风就呼呼往里灌。他跺着脚,时不时小幅度蹦哒几下,两个手放在一起搓来搓去,然后哈口气再放在脸上。
杜见锋瞥了一眼,刚想叫人把这毛头小子轰出去,又突然回过身眯起眼睛盯了一阵。

二十

杜见锋房间里哐的一声,旁边屋里毛副官吓了一跳,刚探出头来,就见杜见锋冲出房间,直奔着楼下跑去。
杜见锋跑到方孟韦面前刹不住车,一个趔趄直接迎面扑上去,歪了两步才站住脚,等一切都平静下来,杜见锋才觉着有什么不妥。
唰一下脸就红起来,他怀里的人也同样。
杜见锋又赶忙松开,一边躲着目光不敢看过去,一边又脱下来夹克给方孟韦披上,方孟韦穿的里长外短,模样很滑稽。他也不多管这些,强迫自己不能不好意思,要拿出气势来,便一直瞪着杜见锋。
气氛很是尴尬。

二十一

那你…你来找我是答应了…吗?
要不然我跑了半个北平,专门到你这里来干嘛?

二十二

杜见锋想起来毛副官给他出的一个个馊主意,顺着捋下来是该约着出去玩儿的。
我…孟韦,你好不容易来一趟,我带你去河边儿上玩儿,那里荷花开的时候特别好看,一朵一朵的又大又粉。
杜见锋稍微放得开些了,伸手揽过方孟韦的肩膀,用了些力气。两个人一深一浅在雪地里走,军营和车和毛副官早就被抛到脑后。

二十二

大冬天的,什么荷花…
那我凿冰块儿给你,弄好了的冰块特别好看。
行。
荷花我明年再摘给你,直接给你送家去,绝对是惊喜。
好。

二十三

方孟韦试着习惯被人揽着,渐渐就靠在了杜见锋肩膀上,杜见锋的手时不时蹭过他脸上,惹得方孟韦痒的一直笑。
雪都停了,河边的雪没被人踩过,两个人留下一排毫不整齐的脚印。

二十四

方孟韦突然觉得周围一切都好,他伸出手来,抓住了杜见锋的手指。

大太阳照的两个人暖融融的。

END

评论(15)
热度(65)

© 周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