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饭店的招牌菜是羊肉串。

饭店老板姓苏,家里祖传了羊肉串的调味配方,好几十年十年过去,竟没有一人能偷学得来手艺,倒也使自家小饭店名号一直响亮亮。

苏老板的店靠羊肉串闻名,对羊肉的要求就理所当然的极其严格,他找了块好地租下,自己建了养殖场养一些羊,也会定期收购来羊肉。

有天苏老板出门溜达,回来就见自家傻手下收来的一批待宰的羊里,混着只小羊崽子,一小团缩在羊群里,毛也灰扑扑的,瞪着眼睛到处看。

苏老板小时候跟家里人一起放羊,小孩子不招惹大羊,净是抱着些小羊摸来摸去。

他看的突然有点心痒痒,紧跟着就觉得手也痒痒。

苏老板想,反正是自家买回来的羊,杀了还是养着不都一样嘛!

于是他就抱着小羊羔,在店员们疑惑的眼神中,一边撸着羊毛一边回了家。

苏老板太喜欢小羊羔,把它放到自家院子后面的山上养着都怕丢,但动物本性难改,苏老板在养殖场大叔的建议下还是依依不舍的把它送回了养殖基地,还不忘在它蹄子上系根红绳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别的羊都长大许多,唯独小羊羔迟迟不见长。

苏老板毫不气馁,依旧等待见证小羊羔的成长。

但是小羊羔突然不见了。苏老板找遍了养殖场,找遍了屋后小山坡,就是找不到小羊羔。

苏老板十分失落,从半夜躺倒天都见光了才沉入睡眠,但他还是做了梦。

皮肤白皙的银发少年睁着圆圆的眼睛,在梦里一遍遍的向苏老板道谢。

苏老板奇怪:你是谁?你为什么谢我?

我是小羊羔呀,如果不是你抱走我,我连化形的机会都没有啦。

你是妖吗?还是神仙什么的?

这我也说不准,难道你在乎这些吗?

不,不在乎,你还会回来吗?

会的,但也许会过些时间才行。小羊羔笑。

苏老板在梦中与小羊羔聊了许多,等他醒来的时候,发现枕头上哭湿了一大块,苏老板坐起,有些茫然的看着枕头眨眨眼。

他起身拿来书本和笔,找了一页空白开始描绘小羊羔的模样,但最终还是看着书上不知道什么生物的肖像选择放弃。

小羊羔呀小羊羔。

自那以后又过了许久,苏老板在闲下来的时候依旧会想起小羊羔,但小羊羔一直没有出现,苏老板甚至没再梦到过他。

然而日子还是要照常,小饭店生意很好,苏老板作为老板也一样得亲自动手,他忙前忙后,又在烧烤架前一边翻着肉串一边想着小羊羔。

老板。

苏老板一怔。

苏老板。

苏老板抬起头来,缭绕的烟升在烧烤架上,把他和对面的少年隔开。

苏老板,我来找你啦。

男孩子身材高挑,套着连帽的卫衣,银白色的发从额角滑下,露到黑色帽子外面来,少年看着老板眨巴两下大眼睛,突然就笑了出来。

小火苗在烧烤架里跳跃,苏老板的脸被映的红彤彤。

未完

有点话说:
真的是闲的不行了会产生这样的脑洞,仔细想了想又觉得十分可爱,索性找时间写出来。不会有多长,我这里算上篇的话,基友过一会儿就会发下篇,两个人也算是联文吧,希望大家喜欢。爱你们。

评论
热度(4)
  1. 狼顾之鬼周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咩·【一】

© 周鹰 | Powered by LOFTER